宵酒十二夜

【谢谢你们的关注】
只會啊啊啊和哈哈哈
只轉自己喜歡的東西
只喜歡自己玩

老张的回忆
【我看着闷油瓶皱了皱眉头,似乎情况不妙,也不敢再开玩笑下去,闷油瓶挤过来用手按了一下,一按就一包黑血,轻声对我说道:“麻烦了,刚才那莲花箭里有蹊跷。”   我觉得奇怪,但是我刚才也中箭了,按道理应该和他一样才对,难道我爷爷遗传给我的体质真的这么特别,我忙把自己的伤口露出来,表示我的疑问。】
【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的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
【我完全失去控制,刚想一头吻下去,突然闷油瓶的手电就亮了,我一下子就看到了我搂在怀里的“东西”,不由头皮一炸,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这一下子把我吓得几乎要疯了,我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一把把它推开,拼命往前爬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逃。可是那走道很难通过两个人,我和闷油瓶卡在了一起,动弹不得,我看挤不过去,一把抓住他,大叫:“鬼!有水鬼!”他一把捂住我的嘴巴,轻声问我:“别叫!水鬼在哪里?”】

酌酌:

盗二

卡到一块儿啦

评论
热度(1867)

© 宵酒十二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