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自己玩

【酒茨】成人的世界(上)(高中生酒吞x情趣用品店老板茨木)

开车吗哈哈哈哈哈

涉皑:

大家新年快乐哇!这篇是说好的新年点梗,高中生酒吞x情趣用品店老板茨木w


有青行灯x妖刀姬的小姐姐们cp暗示w


不知道这满篇的擦边词汇会不会被屏蔽......先放出来试一下w


 ————————————————————


“总共加起来是一百三十五元,春节期间打八折,电子付款的话二维码在那边,感——谢您的惠顾。”


茨木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送走了今天最后一位光顾的客人。今天是年三十,大部分店铺都早早关了门。他是孤儿,无论什么团不团圆,本着多赚点钱的心思,干脆营业到将近十一点。


他扫过一遍地之后又拿起拖把,放在柜台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打开一看,是在隔壁街区开便利店的青行灯。


“晚上去喝酒?”


“滚犊子吧,”茨木笑骂着传过去一条语音,“大过年的不做爱喝什么酒。”


这次青行灯倒是回复的干脆利落:“就是这个意思,能不能给我留几个安全套,老味道。”


“你有毒吧,”茨木任命地走到仓库里翻找剩下的榴莲质感散装套,“你最近不是换了个女朋友?叫什么来着——妖刀?怎么用安全套?”


“你这是歧视啊我告诉你,谁说俩女人不能用套套的,”提起自己的新女友,青行灯的声音很明显兴奋起来,“小妖刀是被我给掰弯的,可能一下转换不过来,我俩打算尝试一下新鲜的——哎,你那里还有没有big size的按摩棒——”


茨木干脆利落地关了手机:“变态!”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他还是爬到顶层搬下一大箱存货,摇摇欲坠走出仓库,琢磨着给空空如也的货架补点货。青行灯这个老女人平时看着疯疯癫癫不着调,关键时刻还是很靠得住。茨木的右手几年前在黑帮火拼中被误伤,不得已做了截肢手术,是青行灯帮他在这边盘下这家情趣用品店维持生计,茨木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份恩情。


“所以她的小女友究竟喜欢什么size嘛……”


茨木从箱子里掏出一根带电击功能的,撇着嘴打了个寒颤。


“这个对于新手有点太刺激,要不还是普通震动款好了——”


他又从箱子里掏出一根暗紫色的玩意来,啧啧感叹一番这东西的骚气配色。由于店铺性质影响,吊灯光线昏暗得很。茨木皱着眉略略眯起眼,举起按摩棒靠近光源,细细检查是否有瑕疵和安全隐患。


唔,够大,震动功率也挺强的,感觉应该不错的样子……


“您好,有人吗——”


门口的风铃叮当作响,深冬的寒风随着被推开的店门倒卷进来。茨木手里拿着按摩棒,还来不及动作,正正好好跟进店的客人撞了个大眼瞪小眼。


“有人——吗……”


来人是个少年,而且看起来是那种流浪街头的黑社会不良少年。寒冬腊月里裹着一条紧身包臀黑色皮裤,一头乱七八糟的火红长发扎在脑后,耳朵上打了至少五个耳洞,一串闪闪发光的银饰随着路灯灯光折射出耀眼光芒。


可是少年的面容却清秀得紧,有棱有角,干净俊朗,沉默的坚毅中透露出一丝未经人事的羞涩。然而他此刻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一句话还没说完便捂住嘴,受惊似地往后倒退两步,手里的书包啪地掉到地上。


“你你你你——”


茨木茫然低下头,然后就看到好巧不巧举在自己嘴边的按摩棒。


完蛋,吓着小孩子了。


————


酒吞知道这是情趣用品店,是那种拉着窗帘暗着灯光进出来回都需要偷偷摸摸的地方。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活了整整十八年,在打赌输掉之后被损友逼着大冒险才能鼓足勇气踏进这个万千少年魂牵梦绕的地方,竟然第一次就能看到这么活色生香的劲爆画面。


站在柜台前面的人有一头及腰的火红长发和精致到难辨雌雄的侧脸,睫毛低垂着,带着一种专注又茫然的可爱。明明在这般情色又下流的地方,却带着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寡淡气息。


酒吞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脸颊发烫。


好漂亮的女人……


红发美人似乎刚刚在端着什么东西查看,听到声音之后便略略转过头来。酒吞有些意乱神迷地看着那人红艳艳的嘴唇,大脑一片空白。


嘴唇真好看,刚刚在吃什么吗——


然后他就看清楚了那人手中握着的东西。


按摩棒!她刚刚在吃按摩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你你你你————!”


酒吞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后腰撞在玻璃门上,龇牙咧嘴地皱起脸来。美人似乎也反应过来,慌忙把手里的东西扔进箱子,捂着嘴不自然地干咳起来。


“咳——欢迎光临……”


是男人的声音!!!


茨木看着那少年受惊的兔子一样蹲在店门口,魔怔似地愣愣盯着自己,知道刚刚是被他误会了。他只觉得这般纯情的少年着实可爱得紧,好骗又有钱,转脸摆出一个甜甜的笑来:“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酒吞回过神来,颤巍巍地爬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到柜台前面,想着朋友给的大冒险题目,抖着声音,眼光不自觉地四处乱飘:“你……你好,我是来买……衣服的。”


“衣服?”茨木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你是想要情趣内衣吗?男款还是女款呢?”


“男款?”酒吞浑身一颤,“这个也有男款???”


“当然,”茨木好脾气地同他解释,“看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仆装,兽耳装,还有各种特定型号的角色扮演系列——等等,你成年了吗?”


“当然!”酒吞涨红了脸,一张身份证摔在台面上,“老子昨天的生日!”


茨木拿过身份证笑起来:“原来是酒吞小弟弟呀,和同学打赌输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


“你这样的纯情少年我见多啦,”茨木把身份证还给他,捎带从柜台上拿过一个安全套递过来,“生日快乐,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个就送给你做生日礼物吧。大过年的,快点回家找妈妈吃年夜饭去,别在外面闲逛了。”


被人看不起了!


酒吞顿时不爽起来,一拍桌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来摔在柜台上:“别把我当小孩子看!老子是来买情趣内衣的!”


“好好好,买买买,”茨木懒洋洋地伸个懒腰,从货架下面抱出一沓衣服来,“你挑吧,所有款式都在这里了。”


又被当成小孩子了!


酒吞低声骂了一句,从茨木手中接过衣服来。这些情趣内衣的款式一开始还比较中规中矩,无非是什么蕾丝啊,透明啊,短到连重点部位都遮不住。茨木在一边笑咪咪看着,时不时好心给他科普两句。


“这个你拿反了,口枷要放在前面——你知道什么是口枷吗?”


“这件超短裙还有一双配套的过膝袜,知道吗,有些人就喜欢看小男孩穿着过膝袜双腿大张在自己面前求饶的样子呢~”


“这个后边有个洞,是方便人随时随地都能把东西放进去的哟——”


男人越靠越近,几乎黏在了自己身上,湿热的吐息喷洒在耳际,痒到酒吞心里发颤。


“我——我知道!”


酒吞低吼了一句,捂着耳朵往货架后面跑。茨木在他身后笑得前仰后合,锲而不舍地跟过去。


“宝贝你小时候有没有对漂亮的英语老师产生过性趣呀?这里有专门帮你回忆青涩生活的SM套装哟,教鞭制服和手铐,销量可好了!”


“润滑剂的话这里有新到货的薄荷味,虽然被使用的那个人可能会辛苦一些,但是后面因为刺激痉挛收缩的时候是很爽的~”


不堪入耳的淫秽话语即使堵住耳朵也源源不断地灌进来,酒吞避无可避,自暴自弃地扔两罐润滑剂到茨木怀里:“要这些!”


“好嘞~”茨木笑得眉眼弯弯,“还要其他的什么吗?”


酒吞满脸嫌弃地绕过装满奇形怪状的调教工具的货架,犹豫再三,还是停下脚步,忍不住扭过头问:“你——为什么要开这家店?”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呀,想开就开了。”


酒吞看着茨木没心没肺地倚在货架旁边笑,店里开了空调,他只穿了薄薄一件宽松的长毛衣,大红的鲜艳颜色衬得他皮肤愈发白皙,浑身上下都在熠熠地发光。


“可是我看你——”


“你看我什么?”茨木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不找一份正经活计做?”


酒吞被他戳中心事,一时语塞,扭过头去不说话。


茨木冷冷地笑起来:“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是出来卖的?”


“我——我没!”酒吞有些急,几步上前,“我只是觉得你不应该这样——”


“可是我就是出来卖的,”茨木懒洋洋把他推开,满心愉悦地看着酒吞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你还觉得我很——干净吗?”


“你骗人!”酒吞猛地摇头,一把抓住他细瘦的手腕,“你不愿意这样的对不对——”


“我就是这样!”


茨木陡然间拔高了声线,猛地发力将人甩开,眼神冰冷。


“现在的小屁孩已经无聊到对陌生人的人生指手画脚的地步了吗?你前途大好一片光明,大可以滚回家抱着妈妈哭,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酒吞被他说得快要哭出来,眼眶通红,死死咬住嘴唇盯着他,倔强而固执的小野兽一般。


茨木早已经习惯被人指指点点地口舌,只是这个男孩的执拗神色竟莫名地触动了他结疤多年的痛处,鲜血从化了脓的伤口细细地涌出来,让他难以言喻地烦躁。


二人僵持半晌,茨木忽然捂着脸长出一口气,又恢复懒洋洋的样子。


“你是不是喜欢我?”


酒吞猛地涨红了脸。


“别慌,喜欢我这张脸的人大概可以排出三条街去,”茨木伸手拍拍身前男孩的肩膀,挑眉笑起来,“看在咱俩看对眼的份上,给你打个对折,一千一晚,怎么样?”


话题转变太快,酒吞完全没跟上思路,怔愣地看着人:“——啥?”


茨木松松垮垮圈在少年的脖颈上,无骨蛇一样贴着人身体,缓慢又情色地上下磨蹭。


“一千一晚,随便你操,这屋子里的所有东西你都能用,怎么样?”


 ————————————————————


为什么不一鼓作气写完呢,因为工具太多了不知道要用什么蛤蛤蛤,我每次看着菜单都有选择恐惧症!


那就大家点菜吧w想看什么都可以提哦w反正是在情趣用品店~


关于停更的事,我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舍不得大家,大概更新会飘忽一点,不过有时间还是会写写写的!


再次感谢大家的加油和鼓励!我都看到啦!我会努力的www



评论
热度(1695)
© 証拾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