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自己玩

如何正确地带孩子

心疼叉子哈哈哈哈哈哈

Someday*:

*辉夜姬小萝莉超可爱啊啊啊啊啊!

*一群糙汉带小孩什么的想想就很好玩啊~

*写文攒欧气!呦西!

Ready?Go!




1.


寮里来了新人。

但是来的时期不太对。

“你们谁会带孩子?”

“丢到结界里喂几个达摩不就行了?”

“……………我有点理解夜叉为什么说自己是个没爹的孩子了。”

“啧,那你来啊源博雅!这可是你召唤出来的!”

“我哪知道召唤出来的是个、是个这么小的女孩子啊!”

“小生会带!让小生来吧!”

“崽,狗子在你后面。”

“咿呀!!!”

“嘘!妖狐你小点声!”

“你们在做什么?”

“来得正好,大天狗,你会带孩子吗?”

“……………源博雅你说什么?”

源博雅这才将手中的女孩递到大天狗眼前:“这是我刚刚召唤出来的新式神,可她实在是太小了,我们担心直接喂达摩会不太好,所以……………”

黑发的娇小女孩缩在竹子里,怯生生地看着周围的人。

“辉夜姬?”

“是,大天狗大人贵安…………”抬眼对上大天狗冷漠的眼神,辉夜姬一下子就慌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甚至都低声呜咽起来。

妖狐一把抱过辉夜姬,白了大天狗一眼:“把你那个该死的威压收一收,人家还是个小萝莉好嘛。”

“是,SSR级别的小萝莉。”

“……………”





2.


最近平安京出了式神皮肤,一群女性式神们自然是做好了血拼的准备,一大早就出门了。

当然,也拖上了妇女之友安倍晴明。

寮里只剩下几个糙汉,对着小小的辉夜姬大眼瞪小眼。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好!决定了!”

“感觉你要搞事情啊源博雅。”

“同感。”

“你们都多多少少有点带孩子的经验吧?来来来秀一手的时间到了!”

万脸懵逼.jpg

源博雅开始扳起指头数起来:“你看啊,夜叉怎么说也是茨木和酒吞拉扯大的。鬼使黑和鬼使白最近不是收了两个弟子嘛,和带孩子差不多的。至于大天狗,一直在带妖狐这个熊孩子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说完,还觉得自己说的十分在理,忍不住点了点头。

“如果你真的希望这孩子变成和夜叉一个样,你可以试试。”

“博雅大人,一般都是小白带他们,我就是个陪练的。”

“呵呵。”

辉夜姬在一旁扯着自己的衣角,小声开口:“其实、其实我可以自己去结界啃达摩的…………”

“不行!”

“咦?”

“决定了!就由我们轮流来带孩子!”


大天狗:博雅,你其实是想到了神乐小时候吧

源博雅:嘿嘿



3.


“妖狐大人,这是?”

“这是晴明寮中新来的孩子,我们先带着。”

“啊啊,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看着大天狗牵着一大一小走进御魂副本的背影,小小的纸片人这才嘀咕起来:“以为是一家三口来着…………”

副本里,看着轰然倒地的大蛇,辉夜姬缩了缩肩膀。

大天狗收起翅膀,漫步走到辉夜姬身旁蹲下,开始挑挑拣拣。

辉夜姬有些不明所以,随后看见大天狗递过来的东西,有些惊讶。

一堆闪闪发光的五星御魂在她手上发着光。

“你的属性我还不是很了解,先拿着这些,五星总归是好的。”大天狗的表情有些柔和下来,柔声说道。

“嗯……………”

“啊狗子偏心!我也要五星御魂!”

“自己去打。”

“哼哼,那就不要怪我抢你风头啊!舞动吧!在这狂乱的风暴中起舞吧!”

突突

“………………”

“…………这次没发挥好!再来一次!”

突突

“啊啊啊啊啊啊!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大蛇终于倒地。

“看!有没有喜欢的御魂!尽管挑!”

“……………谢谢妖狐、呃哥哥。”

“哇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狗子你听到没!小萝莉叫我哥哥了啊啊啊啊!”

“嗯嗯,听到了。乖,该回去了。”

“来,辉夜姬,我们准备起飞啦!”







4.



觉醒副本则是茨木和酒吞。

“来!见识一下吾友的强大吧!”

“啧,真麻烦。”

辉夜姬看着再一次倒地的麒麟,忍不住惊呼出声。

不愧是鬼王,好厉害。

“风转轮和天雷鼓,对吧?”

“嗯……………”

“喏,拿好。”

“谢谢鬼王大人……………”

“不过还是不够啊,茨木,走,去下一层。”

“好的吾友!”

“那个,鬼王大人……………”

“嗯?”

“多谢鬼王大人,为我打觉醒材料。”

“呵,没什么。”酒吞看了眼跑在前面的茨木童子,难得地带着笑意开口,“茨木很喜欢你,你可比我那倒霉儿子可爱的多。”

辉夜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不远处茨木的大喊。

“吾友!快点!”

“来了!”说完,酒吞就抱起小小的辉夜姬,快步跟上。

小姑娘,难道不该好好宠着么?



夜叉:呵呵








5.


“呼,累死啦累死啦。”

“你又没有出什么力,御魂都是大天狗去打的吧。”

“说什么啊!我也是出了很大的力的好不好!喏!那一堆四五星的御魂都是我打的!”

“哼!不管怎样!还是吾友最厉害!一会儿就把觉醒材料打完了!”

“觉醒材料就一层!御魂可是有三层啊三层!”

“就算是御魂!吾友也能很快打完!”

“略略略!”

辉夜姬小口咬着团子,看着不远处正在口头互怼的妖狐和茨木,侧过头问身旁的鬼使黑:“茨木大人和妖狐大人关系不好吗?”

“哈哈哈,那只是日常小吵小闹罢了,无需在意。”鬼使黑爽朗地笑着,递过一块樱饼:“来,吃这个。”

“唔,谢谢阿黑。”

不远处的妖狐耳朵抖了抖,没有漏过这声称呼,撇下气急败坏的茨木就来到鬼使黑面前,脸贴脸地逼问。

“你教小萝莉喊你什么,嗯?”

“妖狐大人难道耳朵不好没听见?再说了,我可不会像某人一样,明明是叔叔辈的了,还让小辈叫自己哥哥。”

“你这鬼使!可别忘了你自己可不比小生年轻到哪里去!”

“哼,那我也不会让月白打赌输了穿女装!”

“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还记着!再说了,最后受益的是你吧!”

“………………”

“看!脸红了!”

辉夜姬看着那闹作一团的三人,又看了眼已经空了的盘子,抿了抿唇。

买点心这种小事,自己还是能做到的。







6.


当酒吞睡了午觉醒来后,发现庭院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鬼使黑的镰刀和妖狐的风刃在空气中碰撞,发出尖锐的声音,而茨木在一旁颇为不爽地盯着两人。

酒吞走到茨木身边,习以为常地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有什么事,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呗。”茨木耸了耸肩,十分无奈地说道,“我本来还想参与下,他俩非要我撑个结界,防止破坏太大,晴明回来会骂。”

看着茨木满脸的伐开心,酒吞勾了勾唇,捏了捏他的脸:“乖,下次我陪你练练。”

“嗯!”

“不过,那个小家伙呢?”

“辉夜姬的话,不是一直在那里……………咦,哪里去了?”

酒吞不禁扶额。







7.


辉夜姬刚买完点心就被人堵住了去路。

一群地痞流氓样子的小妖看着她精致的小脸,露出了猥琐的笑容:“小妹妹,跟哥哥们一起去玩啊?哥哥知道好玩的地方哦~”

许是辉夜姬身上的妖气并不明显,那群地痞流氓并未发现什么不妥,竟是伸手拉扯起来。

辉夜姬皱了皱眉,护住怀中的点心盒,开始挣脱起来。

“啧,小丫头片子!”为首的那妖见她有些抵抗,不耐起来,伸手就是要动粗,“真当我不敢打你啊!”

“哦?那你试试。”





当酒吞和大天狗他们找到辉夜姬的时候,黑发的小姑娘正安稳地缩在一个人怀里里吃着点心。

“荒川?回来了?”

“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来了啊,话说啊,这女娃娃是谁,晴明的新式神?”

“算是吧。”

“哈?”

“话说回来,那边的人,你们打算怎么办。”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一目连突然开口,“小姑娘差点就被欺负了哦。”

虽然最后也是小姑娘自己爆发解决的。

“哦?敢欺负她?”

“胆子很肥啊。”

大天狗和酒吞对视一眼,漫步走近那群昏迷不醒的小妖。






8.

如何正确地带孩子?

女孩子的话就好好宠着。

男孩子?

我们不带男孩子。













评论
热度(2200)
© 証拾贰 | Powered by LOFTER